J_ohnswilby

仅自言自语

接转载

想写这部纪录片的观后感很久了,回国后事情很多一直没时间写,或者可以说看完之后情感太丰富充沛,不知从哪里开始下笔。

Her Honour的伟大之处在于,自打选择了法律这条道路之后就一直在每一阶段的不同位置上为common equality斗争:学院时代通过进入Harvard Law Review使人刮目相看;律师时代则靠一场场诉讼对当时的allegedly gender biased legislation提出质疑,引起议会关注;成为法官之后又通过各种dissenting opinions来表达自己的价值观。

她感动我的地方在于,她是真真正正依靠自己的专业素质来达成自己的抱负的(并非在否定六七十年代civil rignt movement的游行形式,但在一个法治社会里面,最根本的保障还是法律——既然过时的法律不能保护更普遍群体的利益,那从根本上它就应该被修正)。Her Honour在美国立法与司法的运作规则内尽可能地为弱势群体争取利益——不仅仅为了六七十年代的“二等公民”女性,也为了不被性别歧视法案保护的鳏夫。我认为她的斗争一部分在于使被不公对待者得到公正,另一部分更多地在于,改变导致不公的法律,使立法符合不断发展进步的社会价值,使司法的处理结果保护更多人的合法权益。

Her Honour使我想起现澳大利亚大法官Michael Kirby写的一篇文章,在回忆上世纪末的Mabo v Queensland的时候,他写到,正是原告(澳大利亚土著人)的代理律师Ron Castan率先提出对无主地原则(terra nullius)的怀疑,最高院才会重新思考这个原则的合理性并在此案中推翻了这一原则。Kirby Justice在文章里面指出,在common law system里律师与法官对推动立法与司法的作用同等重要;我认为这个结论同样适用于Her Honour,更令人赞叹的是,她既是律师,也是法官。



Laurence Anyways:

RBG. 2018.

那些阻止女性充分参与政治、商业和经济领域的法律常常被描绘成保护女性或是为女性着想……女性看似是被捧在高台上细心呵护,但细看确实被关在了伪装成高台的牢笼之中。

——《异见时刻:“声名狼藉”的金斯伯格》


博文归档(持续更新)


“我们曾在一个特殊的时代里相逢,我觉得,这是我们最好的时期……悔过已经晚了。那时不能用任何悔悟来弥补的。这是我想对你说的第一点。现在我说第二点。我们不懂得自由,我们压制了它。马克思没有认清它的价值,它是根本,是目的,是基础的基础。没有自由就没有无产阶级革命。这是第二点。你听着,第三点。我们经受着劳改营、原始森林的考验,但我们的信念无比坚定。意志薄弱,自我保全,这不是力量。那里,在铁丝网的后面,自我保全令人们改变一切,否则他们就将死亡,就将投入死亡营……在劳改营里,同样的求生本能却命令人们别改变一切,如果你不想自寻短见,那么就毫无变化地在劳改营里待上几十年……”

1.27 摄于 石室圣心大教堂

从学校打完成绩单回家的途中临时起意,提前一个站下车去看看这座隐藏在闹市之中的教堂。刚好碰上婚礼,司仪在每排椅子的两侧都绑上了玫瑰花,穿白衣服的信徒在前面和着风琴的旋律唱歌。

然后我抬头,看到了这个玫瑰花窗。

What a moment.

——《葡萄牙的高山》

以前可能不理解,现在能理解了。

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

再荒废下去只能画火柴人了。Damien使我心碎。

最近发现韦氏词汇构建这本书挺有意思的

这些天刚好听到波切利的《La chanson de Lara》,心血来潮便找来65版《日瓦戈医生》来看。读原著时一直将它当成政治小说来读,没想到电影呈现的更多的还是爱情,对于尤里来说,拉拉是他苍白人生的一支红玫瑰吧,可是时代也正如拉拉所说,“This is an awful time to be alive.”
当然象征意味也是相当浓厚的,左右颠倒的东正教十字架,大雪,鲜花,破败医院桌上的向日葵,倒在虞美人中间的穿着白色军服的白军少年(似曾相识的画面)。男主Omar Sharif一双浸满泪水的焦糖色puppy eyes太戳我了,完完全全就是书中所描述的“栖息着普希金的‘非俄罗斯’的灵魂”啊......很眼熟,果不其然62版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的阿里是他(超爱他和劳伦斯的互动),然后再查下去,还是68版《梅耶林》的鲁道夫。
撇开内容,电影的画面非常,非常美,不得不说开头印象派风格的白桦林是绝妙的点睛之笔:昼夜交替,四季更迭,我们在自然规律和时代洪流面前是那么的渺小无助,每个人都在风雪中前行。